字体

第404章 杀葛青青


        推荐: 军事小说网 amphonesinh.com
  “周先生。”

  本来就想去找周斯的拓跋木也,正巧在门口遇到刚来的周斯,他笑了笑道:“周先生,还请您告诉皇帝陛下一声,今晚我们要去豫侯府做客,晚宴就不必了。”

  “做客?

  豫侯府?”

  周斯先是一愣,随后回过神来道,“好的,在下明白了。”

  “嗯。”

  说完话拓跋木也就欲回去,周斯却急忙将他叫住,问道:“拓跋将军,您与皇普公子,还有那位姑娘都去吗?”

  “不,就我与青青,那家伙估计还在郁闷呢,不想看到你们大明的才子司马未央。”

  拓跋木也呵呵一笑,见周斯点头嗯声,便再次转身离去。

  拓跋木也离开后,周斯脸上的笑意渐渐退去,他站在原地哼了一声,旋即挥手而去。

  “你说什么吗?

  拓跋木也要去豫侯府做客?

  那个葛青青也去?”

  震亲王府,听着周斯带回来的消息,刚从宫里出来没多久,心情还算不错的震亲王,此时的心情一下就又跌入了谷底。

  “王爷,现在怎么办?”

  周斯也是一脸无奈。

  葛青青,就算她是无意中摸走了雨泽身上的证据,可是经过这么多的事情之后,豫侯府也一定注意到了这个葛青青,如果真的让葛青青与司马未央见面,那后果可能不堪设想啊。

  “好,既然她想出宫,那本王就成全她!”

  思量再三,震亲王终于还是下了决定。

  周斯眼珠一转,道:“王爷的意思是?”

  说着,他用手在脖子上划了一下。

  “别无他法!”

  震亲王点了点头,“现在豫侯府也在找这个葛青青,如果真的让他们问出点什么,那这件事可就真的不好办了。”

  “可是王爷您不是说”周斯有些犹豫,却被震亲王挥手打断。

  “那是在宫里,他们由我负责,可是现在,他们私自做主出宫做客豫侯府,那如果发生什么事情,皇兄也不能全怪到我的头上吧?”

  震亲王阴笑道:“而且,如果让这个葛青青死在豫侯府,你说司马未央会不会摊上大事?”

  “王爷英明!”

  周斯拍了个马屁,出言提醒道,“不过这件事不好由我们的人出手。”

  豫侯府防卫森严,想要冒然闯入杀死跟随拓跋木也做客的葛青青,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暗中偷袭。

  而一旦暗中偷袭,那么动手的人就非常有可能暴露,一旦被人抓住,扛不住严刑逼问,那就真的是弄巧成拙了。

  “你的意思是...还是去找他们?”

  震亲王有些犹豫的问道。

  周斯点了点头,道:“嗯,那里是豫侯府,实在不好让咱们的人动手。”

  见震亲王还是有些犹豫,周斯不禁问道:“王爷还有什么顾虑吗?”

  “本王只是怕如此频繁的动作,会让他们那边暴露,或者借此狮子大开口!”

  震亲王说出心中顾虑。

  周斯点了点头,笑道:“王爷不必多虑,他们做事的谨慎程度远超我等,毕竟他们是外族人,不处处小心,是不能做到今到这里,周斯停了一下,见震亲王没有异议,便继续开口说道:“就更不用担心了,他们自己心里应该也很清楚,这些年如果不是暗中有王爷的帮助,他们根本不可能渗透到这里,还有那个大巫师四处寻找祭品的事情,哪一件不是通过王爷才办成的,如果他们敢狮子大开口,王爷完全可以以此要挟。”

  “嗯,你说的有道理,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

  震亲王仔细想了想周斯的话,觉得有理。

  周斯一点头,道:“王爷放心!”

  乾京某处,昨日在陆搵府邸后巷与彩霞碰面的披风男子接到了一封书信,看完信之后,他将信叠的整整齐齐藏到书架后,回头对来人问道:“人呢?”

  “在外面。”

  来人低头回道。

  披风男子起身掀帘走了出去,没过多久他就又折了回来,对刚才那人吩咐道:“去把子恒找来。”

  “是!”

  皇普玉虽然认输了,也服了司马未央的才智,不过他却还没有完全放下,所以今晚的拜访他独自一人留在了宫里,没有与拓跋木也和葛青青一同前去。

  虽然出了雨泽这么一档子事,但早就定好的事不能变,司马未央还是要招待即将到来的拓跋木也。

  “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就不掺和了,一会我要去一趟齐夫人那里,晚饭就不要等我了。”

  在司马未央解释一番过后,豫侯夫人也是稍稍放心的点了点头,随后跟着丫鬟回房准备东西去了。

  “邢伯,接下来就要麻烦你了。”

  送走豫侯夫人后,司马未央回头对邢伯说道。

  邢伯点了点头,道:“公子客气了,那晚宴就安排在正厅?”

  “邢伯决定就好。”

  邢伯不愧是几十年的老管家,不一会就把所有事情安排的妥妥当当,弄的司马未央都没有事情做了。

  “你说那个葛青青会来吗?”

  听说拓跋木也要来,林雪唐不禁找到司马未央问道。

  因为葛青青被带入宫中,林雪唐这几日也就没有再往出跑,什么好。

  司马未央见他这幅表情,知道他是担心自己的玉佩,于是不再开玩笑,解释道:“放心吧,不管那个葛青青来不来,只要拓跋木也来,我就有办法帮你把玉佩拿回来。”

  “真的?”

  林雪唐吃惊道。

  “自然。”

  司马未央肯定道,“我相信拓跋木也应该知道葛青青是做什么的,只要把事情与他说清楚,回去让他逼葛青青交出玉佩,这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你怎么知道这个拓跋木也会帮忙?”

  林雪唐疑惑道。

  司马未央神秘一笑,道:“因为我们是朋友!”

  “朋友?”

  太阳东升西落,转眼便快要落山,这个时候,一队豪华车马从宫门口驶出,向着豫侯府的方向慢慢前进。

  “我还是第一次坐这么好的马车呢!”

  坐在铺着软垫的马车里,葛青青不禁感叹一声。

  拓跋木也似乎早就习惯了她的大惊小怪,当下也不在意,只是闭目养神。

  “切,装什么酷啊。”

  见拓跋木也这幅表情,葛青青以为他是瞧不起自己,暗自嘟囔道。

  拓跋木也苦笑一声,默默的转了转身子,把脸侧了过去。

  “我还不想看见你呢!”

  葛青青白了他一眼,伸手撩开帘子,朝外面望去。

  就在路过一条熟悉的街道时,葛青青忽然大声喊道:“停车停车!”

  她这一嗓子把拓跋木也吓了一跳,只见他双目一睁,浑身肌肉紧绷,一把撩开帘子,四处寻找着有什么异常。

  “哎呀你起开!”

  谁知下一秒,葛青青从后面一脚给他踹了下去。

  一个跨步跳下马车,葛青青都没搭理瞪着眼睛等着解释的拓跋木也,直奔前方不远处的两名小乞丐跑去。

  “小米粒儿,小窝头!”

  “青青姐!”

  葛青青丝毫不顾两名小乞丐身上有多脏,一把便将他们两个抱在怀里,又是揉又是亲,三人脸上洋溢着格外开心的笑容。

  拓跋木也站在马车旁,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居然感到格外的温馨与憧憬。

  “葛青青......恐怕这是这些日子以来,她笑的最真最开心的时候吧......”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