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七百七十九章:丑陋的真相


        推荐: 军事小说网 amphonesinh.com
  &bp;&bp;&bp;&bp;究其古今亡国之因,莫过于内忧外患,面对外患时,尚可保持上下一心同仇敌忾,此时若是加上国中内乱,朝廷分立集团,便使国力衰退,当外敌入侵时,国家自然无力抵挡,因此,集团夺位乃是国之大忌。

  &bp;&bp;&bp;&bp;宫殿上点燃着烫金的烛光,宫殿本是奢华富丽,加上烛光的映衬,仿若一座金色宫殿,宫殿上铺置一条红色长毯,长毯从门槛连接到龙椅,若有人进入宫殿,便如在朝见圣上。

  &bp;&bp;&bp;&bp;赵燕公主站于一侧,望着眼前这个近乎疯狂的人,心中感到一阵惊悸,她从未见过对别人和自己如此残忍的人!

  &bp;&bp;&bp;&bp;“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本王终于要当上皇帝了,本王才是真命天子!哈哈哈——哈哈哈——”宫殿中回荡着男子尖锐而疯狂的笑声。

  &bp;&bp;&bp;&bp;此时,一个人影踏入宫殿。

  &bp;&bp;&bp;&bp;“何人!”

  &bp;&bp;&bp;&bp;男子猛地回头,见到来人,神色微讶,随即狂喜之色:“沈将军,你可认得本王!”

  &bp;&bp;&bp;&bp;沈风踏入宫殿上,望着眼前这位陌生的王爷,心中并未有波澜,嘴角勾勒出一道嘲意,神色淡漠道:“那你是何人?”

  &bp;&bp;&bp;&bp;“我便是晋王,是你将要效忠的人!!”男子先是发出一阵低沉而压抑的笑声,然后

  &bp;&bp;&bp;&bp;晋王!

  &bp;&bp;&bp;&bp;二十多年前与皇帝争夺皇位失败后便疯了,可此时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疯了二十多年的王爷,此时竟然身披龙袍坐在龙椅上,而赵燕便站在他身边。

  &bp;&bp;&bp;&bp;饶是心中已有了答案,听到这个名称后,心中依旧震撼,神情怔住,这出皇宫大戏总算有了最终答案,细思之下,充满了残忍和黑暗。

  &bp;&bp;&bp;&bp;“为何迟了时辰!”赵燕目光灼灼地望着走上大殿的男人,这个立于权力顶峰的男人,她心动,她着迷了,任何女子皆会迷恋强大的男人,如果能征服这个人,更能带来非凡的快感,她虽然喜欢沈风,甚至见到沈风,身体中涌出一股快感,但她强忍住下来,用严厉的语气的斥责一声,她现在是这个男人的主人,对待奴仆便不能流露出女子的柔弱。

  &bp;&bp;&bp;&bp;今日从乐府出来后,赵燕公主便命令沈风进宫来见,沈风目光扫了她一眼,平淡道:“我去处理军中一些事务。”

  &bp;&bp;&bp;&bp;赵燕横眉怒哼道:“若你还想要回春膏,本宫召见你时,你便要立即进宫,否则下次本宫的回春膏也会延误时辰给你,个中滋味想必你最清楚。”

  &bp;&bp;&bp;&bp;沈风低声道:“我知道了。”

  &bp;&bp;&bp;&bp;“皇妹,不可对沈将军无礼。”晋王端坐在龙椅上,居高临下道:“沈将军不愧为三军之首,见到本王依旧沉稳如山。”

  &bp;&bp;&bp;&bp;沈风压下心思,平静道:“为何是你,传闻晋王已疯了二十多年,而你却——”

  &bp;&bp;&bp;&bp;“哈哈哈——哈哈哈——”晋王神情变态地狂笑几声,语调一变道:“若本王不装疯,那个狗皇帝岂会饶了本王!”

  &bp;&bp;&bp;&bp;“龙椅之下无手足!他比你想象中的更加残忍!!”晋王忽然扯开龙袍袒露出胸口,胸口上赫然是密密麻麻的疤痕和烙印,“当年本王与夺位,本王不幸落败,本王深知他不会放过我,便只能装疯,纵想他不会对一个疯子下毒手,本王将他想得太仁慈了,他虽没有杀本王,却将本王留在宫中施以酷刑,如此反复折磨了五年,他才渐渐忘了本王!”

  &bp;&bp;&bp;&bp;“本王无时无刻不想杀了他,但本王只能隐忍装疯。”晋王将龙袍合上,口中再次发出瘆人的笑声,“虽不能杀了他,但本王却做一件比杀了他还痛快的事情——”

  &bp;&bp;&bp;&bp;晋王起身走到沈风身边,神情邪恶而张狂,左右顾了一眼,悄悄附耳道:“本王将皇后*,还让皇后怀了本王的骨肉!”

  &bp;&bp;&bp;&bp;哈哈哈——哈哈哈——

  &bp;&bp;&bp;&bp;晋王睁大眼睛长大嘴巴的狂笑,那神情是彻头彻尾一个变态,一个疯子,他忽然神情一变,惊恐道:“本王告诉了你什么,糟了,你一定猜出太子便是本王的亲生儿子!”

  &bp;&bp;&bp;&bp;“哈哈哈——哈哈哈哈——没错,太子正是本王的亲生儿子!!”晋王再次肆意嘲笑,性情已然不是寻常人所有,“皇兄万万也想不到,他一心想要传位的太子竟然是本王的儿子!”

  &bp;&bp;&bp;&bp;果然,太子不是皇帝的亲生儿子,看来皇帝早就知道,只是他没想到是晋王的儿子,一个人装疯卖傻二十多年,只为了皇位,足以见其权欲之心。

  &bp;&bp;&bp;&bp;“我的皇兄究其一生,最终仍是斗不过本王!”晋王脸上露出残忍的笑意,眼神仿佛是嗜血的畜生:“为了我的皇儿可顺利登上皇位,本王将那些刚出世的皇儿一个个毒死,哈哈哈哈——你可见过婴孩将要死去的面容,原来他们连痛苦都不会,还冲着本王笑——哈哈哈!他们都该死!他们罪有应得,皇帝害死了我的儿子,本王便也让他尝尝失去骨肉的滋味!”

  &bp;&bp;&bp;&bp;闻言,沈风神情大骇,原来皇帝这么多年只有一个皇子,全是被晋王毒死的!濮阳策只是偏执,而晋王可以说是灭绝人性,为了皇位什么都干得出来!目光转向赵燕公主,她已知真相,为何还帮助晋王,太子是致使她堕落的原因,她却帮着仇人的父亲!

  &bp;&bp;&bp;&bp;赵燕公主堕落的本质不是因为太子,而是因为她贪慕虚荣!而皇后则是迷恋权势,这两个被害的女人,最终选择了毒害她们的罂粟。

  &bp;&bp;&bp;&bp;晋王佞笑道:“而这些全是皇后在幕后唆使,皇后乃是一国之母,亦是天下间最恶毒的女人,为了她的儿子可登上皇位,她要比任何人恶毒!本王便知她会背叛我,索性让她去对抗濮阳宫,至于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死了便死了——”

  &bp;&bp;&bp;&bp;若为登上大宝,亲人尤可杀!

  &bp;&bp;&bp;&bp;疯子!疯子!沈风感到一阵恶心和寒意,沉声道:“晋王害过的人何止这些,晋王忘记她了吗?”

  &bp;&bp;&bp;&bp;晋王神情一变,眼睛如刀刮去,逼视凌人,厉色道:“此言何意!”

  &bp;&bp;&bp;&bp;沈风冷笑道:“好好想想。”

  &bp;&bp;&bp;&bp;赵燕怒斥道:“沈将军,如今你控制京城,且是皇帝亲命的辅政大臣,本宫命你将皇位传位晋王,誓死效忠晋王!”

  &bp;&bp;&bp;&bp;晋王重新做回龙椅,如同皇帝般等待朝臣效忠,他的确很能忍,甚至有超出正常人的心志,使得他性情变得乖戾,然而,他赌对了,沈风最终大权在握,只要掌控了沈风,就等于掌控整个国家。

  &bp;&bp;&bp;&bp;“效忠你?”沈风讽笑一声,语调一变道:“你也配!”

  &bp;&bp;&bp;&bp;晋王神情一变,脸上变得狰狞恐怖,当初在争夺皇位时,这三个便皇帝用来羞辱他的,时至今日,他打败了皇帝,却让另一个人这样羞辱!

  &bp;&bp;&bp;&bp;赵燕怒叱道:“大胆,本宫命令你跪下效忠晋王!”

  &bp;&bp;&bp;&bp;“让你们多了几个时辰的美梦,是时候让你们面对现实!”沈风转身道:“顾小姐,将人带进来!”

  &bp;&bp;&bp;&bp;在晋王与赵燕的惊愕间,顾小姐带着几个将士抬着一顶轿子进来,轿子上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女人裸露出来皮肤皆是湿疹和痍疮,面容亦是,更加恐怖的是她的双腿几乎是全部溃烂,且是萎缩变形!

  &bp;&bp;&bp;&bp;女子坐在轿子上,眼睛却盯着晋王,轿子放下后,女子依旧盯着晋王,眼神中的愤恨如同舒淑芬望着濮阳策,蕴藏的滔天恨意令人心悸!

  &bp;&bp;&bp;&bp;晋王浑身一震,起座颤声道:“她是何人!!”

  &bp;&bp;&bp;&bp;“哈哈哈——”女子发出一阵尖锐凄惨的笑声,恨声道:“竟然连我也不认得,二十多年不见,纵然是母子也成了陌路人。”

  &bp;&bp;&bp;&bp;晋王望着女子的面容,越看越是惊骇:“你究竟是何人!”

  &bp;&bp;&bp;&bp;顾碧落亦是首次看到晋王,晋王还在争权夺位时,她尚是个小姑娘,走到沈风身边,低声道:“他是何人!”

  &bp;&bp;&bp;&bp;沈风低声道:“你继续看下去。”

  &bp;&bp;&bp;&bp;“我是何人——我是何人——”女人双手捂着那张布满疮痍的脸,失声哀嚎道:“我究竟是何人——我究竟是何人——”她用手分开披散在前面的头发,“你来看看我,我究竟是何人!!”

  &bp;&bp;&bp;&bp;“你!!!!”晋王望及女人的面容,神情大变,不可置信地走过去,“你——你——你是——瑾萱!!!”

  &bp;&bp;&bp;&bp;轿子上的女人名叫王瑾萱,亦是晋王的结发妻子,王爷的妃子是何等风光,但她却落得人不人鬼不鬼,双腿残疾,面容全非,正是沈风在鬼谷中遇到的女人,鬼谷中除了舒家女眷,还有晋王的王妃——王瑾萱!

  &bp;&bp;&bp;&bp;晋王惊叫一声,跌跌撞撞倒坐在地上,脸色煞白道:“瑾萱!!你不是死了吗!你究竟是人是鬼!你一定是来找本王寻仇!本王是真命天子,神鬼也奈何不了本王!”压抑了二十几年,晋王整个人变得神经兮兮,情绪随时处于失控状态。

  &bp;&bp;&bp;&bp;“皇帝,又是皇帝!”王瑾萱惨笑几声道:“时至今日,你仍想要当上皇帝,便是为了当上皇帝,你不知害死了多少人!我的臻儿便是被你害死的!”

  &bp;&bp;&bp;&bp;王瑾萱仇恨地望着晋王,尖叫着道:“我如今这副模样,皆是你拜你所赐,你为了争夺皇位,竟然侵犯皇后,还将我扔下谷崖,让我在鬼谷中过着如蚁虫般的日子

  &bp;&bp;&bp;&bp;晋王惊惧道:“不可能是你!不可能是你!”

  &bp;&bp;&bp;&bp;王瑾萱神情凶恶道:“害怕了!哈哈哈!你不是皇帝吗,为何连你的妃子在你面前也不敢承认!”

  &bp;&bp;&bp;&bp;“对,朕是皇帝!!朕是皇帝!!”晋王忽然神情一变,情绪再次陷入癫狂中:“朕是皇帝,岂会怕你,朕当年可以杀了你,如今依旧可以!沈将军,回春膏是本王之物,你若还想要回春膏,便将她杀了!”

  &bp;&bp;&bp;&bp;沈风嘲笑道:“事到如今你还看不出来吗?”

  &bp;&bp;&bp;&bp;赵燕條地起身,走到沈风面前,怒叱道:“本宫命令你将她杀了!”

  &bp;&bp;&bp;&bp;顾碧落冷冷道:“他为何要听你的!”

  &bp;&bp;&bp;&bp;啪——赵燕便站在顾碧落旁边,冷不丁甩了一个巴掌给顾小姐,顾小姐心中正思索眼前的一切,没有防备之下,结结实实地被打了一巴掌!

  &bp;&bp;&bp;&bp;啪!!

  &bp;&bp;&bp;&bp;顾小姐被打了一巴掌,下一刻,赵燕已是被沈风狠狠打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毫不留情,直将她嘴角打出血,赵燕倒在地上,犹在浑噩间,惚神道:“你竟为了这个贱人打本宫!”

  &bp;&bp;&bp;&bp;“有病!”

  &bp;&bp;&bp;&bp;沈风冷哼一声道:“别以为之前跟你相识一场,便不会打你,她是我的妻子,而你,在我眼里算什么东西!打你一巴掌算轻的,等会再慢慢收拾你!”

  &bp;&bp;&bp;&bp;赵燕怒道:“你!”

  &bp;&bp;&bp;&bp;晋王仔细看了看沈风的脸色,猛地骇然道:“难道你没有吃回春膏!?”

  &bp;&bp;&bp;&bp;“你看我像吃了回春膏吗?”沈风走到他前面,用高大的身躯凌视着他,“自从婉词失踪后,我便留意宫中,特别是这个女人,她给的东西,我敢吃吗!”

  &bp;&bp;&bp;&bp;赵燕神色大变道:“所以你是在骗本宫!”

  &bp;&bp;&bp;&bp;沈风脸上露出嘲弄之色,终于不用再跟这个女人虚与委蛇,实在是痛快,道:“没错,我是在骗你,以我自己为诱饵钓出你背后的大鱼,他却一直不出现,在我困惑之际,我却发现宫中一些陈年已久的往事,这件往事是关于晋王的妃子!”

  &bp;&bp;&bp;&bp;指着王瑾萱,“知悉当年所发生之事后,我便知在鬼谷中的断腿女人便是王瑾萱。”

  &bp;&bp;&bp;&bp;转而对着晋王,“后来我找到了婉词,婉词当夜看到你与赵燕在一起,婉词并不知你是何人,但你却还是派人追杀她们,奶娘被你杀死,而婉词则逃过一劫,我一直在想,还有谁对皇位有兴趣,当年除了皇帝和秦王外,还有你在争夺皇位,没有人比你更渴望坐上龙椅,而你恰好就在宫中,我便猜到是你!只是没想到事实摆在我眼前,我仍不免感叹,一个人为了皇位竟可以装疯卖傻二十多年,更没想到今夜还得知如这么多的真相!”

  &bp;&bp;&bp;&bp;顾碧落惊叹道:“原来如此,晋王竟然是装疯!”

  &bp;&bp;&bp;&bp;王瑾萱愤恨道:“他犯下的恶行不计其数,其中当数颠倒纲常一罪,当年,他为了报复皇帝,竟然去侵占皇后,而后皇后还生下他的亲生骨肉,便是我发现此事,他便将扔下谷崖!”

  &bp;&bp;&bp;&bp;顾碧落震惊道:“竟然有此事!!他与皇后私通有了亲生骨肉,那么那个孩子便是太子——太子是晋王之子!!!”

  &bp;&bp;&bp;&bp;得悉这个惊天大秘密,顾碧落脸色煞白,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太子竟是晋王之子——难怪、、难怪、、、”她印象中皇帝并非混用无能,从皇帝之前的举动来看,他是知道太子并非是他的骨肉,但为何皇帝最近一段时日会性情大变?

  &bp;&bp;&bp;&bp;“你们——你们——本王是真命天子,你们想干什么!!”眼前情形急变,晋王神情开始恐惧起来,突然地打击令他变得神经兮兮,疯了般地佞笑几声,“沈将军,本王知道你无心称帝,你将皇位传给我,本王一定会当个好皇帝,并且奉你为一字并肩王,皇帝之义兄!这个天下将由你我主宰!”

  &bp;&bp;&bp;&bp;沈风微微一愕,不知眼前这个是否真的疯了,摇摇头冷漠道:“当皇帝,你不配!”

  &bp;&bp;&bp;&bp;“哈哈哈哈哈——”王瑾萱发出几声尖锐的笑声,笑声中含着嘲讽,“事到如今,你还想着当皇帝,你这个猪头不如的畜生,我要杀了你!!”

  &bp;&bp;&bp;&bp;晋王眼瞳猛然一缩,面目狰狞道:“这个天下没人可以害朕,朕是真命天子,就凭你这双腿已残的贱人,岂能伤害到朕!!”

  &bp;&bp;&bp;&bp;疯了,真的疯了!沈风走到晋王身边,冷笑道:“未必!”说罢,猛地用枪打碎他的膝盖骨!

  &bp;&bp;&bp;&bp;啊——啊——

  &bp;&bp;&bp;&bp;晋王嘶吼剧叫道:“我的腿——啊——”

  &bp;&bp;&bp;&bp;沈风站在他身边,冷漠地俯视着他,讽笑道:“现在你们公平了!”

  &bp;&bp;&bp;&bp;“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王瑾萱眼神突然变得嗜血,裂开口显出黑乎乎的牙齿,盯着晋王仿佛是野兽看见了猎物,神情尽是残忍和痛恨,她发泄这二十多年来的痛苦,靠着双手蠕动过去,像是一条爬行的蛆,看了令人沉痛和惊惧。

  &bp;&bp;&bp;&bp;接下来的一幕将会是血腥的,残忍的,恐怖的,沈风转身过去,冷眼望着瑟瑟发抖的赵燕,喝道:“将她带走!”

  &bp;&bp;&bp;&bp;“——沈风,求你饶了本宫,求你了饶了我——”

  &bp;&bp;&bp;&bp;顾碧落叹息一声,不忍直视,转身走出宫殿。

  &bp;&bp;&bp;&bp;当宫殿大门关上时,里面传出一声声令人惊悚的惨叫声——

  &bp;&bp;&bp;&bp;——皇宫外——

  &bp;&bp;&bp;&bp;沈风凌立于马背上,抬头仰望着星空,今夜的星空十分澄澈,像是一片幽静的湖水,今日之事,仿佛经历了几个世纪,一向都不会感觉到疲惫的他,脸上出现了倦意。

  &bp;&bp;&bp;&bp;“一切终于告一段落。”

  &bp;&bp;&bp;&bp;顾碧落不知何时已站在他身边,座下的马儿与蚩风这对老情人正在耳鬓厮磨,当初,沈风正是用这只母马讨好小蚩。

  &bp;&bp;&bp;&bp;“是啊,终于可以放几天假了。”沈风感叹一声,仰望着浩瀚的星空,神态迷茫道:“顾小姐,你不要这么崇拜地看着我,让我提醒一下,我可是跟你有深仇大恨的大坏蛋!”

  &bp;&bp;&bp;&bp;闻言,她眼中迷离之色一扫而空,冷哼道:“不必你提醒!”

  &bp;&bp;&bp;&bp;“这就对了,回去之后有空去衙门做个笔录,将我几次轻薄你,几次羞辱你做个记录备案。”沈风神情疲惫道:“好困,好好回去睡一觉。”得悉皇宫内二十多年内的丑陋真相,心情显得十分沉闷,一时间困意上涌。

  &bp;&bp;&bp;&bp;她忽然道:“沈风,我还须提醒你,今日还漏了一个人!”

  &bp;&bp;&bp;&bp;“我知道,而且不止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沈风轻描淡写道:“他们会主动来找我。”

  &bp;&bp;&bp;&bp;她神色凝重道:“如此——那我还是暂去你府上,暗中留意是否有可疑之人。”

  &bp;&bp;&bp;&bp;沈风点头道:“也好,反正我们名正言顺。”

  &bp;&bp;&bp;&bp;她脸红了下,恼得直咬牙。

  &bp;&bp;&bp;&bp;两人一同回府。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