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百六十五章 我可怜的孩子


        推荐: 军事小说网 amphonesinh.com
  赵似不说话了。

  依照他对小商贩们的了解,那些人还真有可能干出这般尿性的事。

  他也不气。因为这事儿是查实不了的,那些做‘转手’贸易的人,保不准就是商贩们的三叔四大爷。

  而且,他娘子都能想明白的事情,他会意识不到吗?

  “涨就涨呗,我家又不是没钱?横竖就这几日了。”西域这地方可是牧区,据去年的省财政报表显示,畜牧业仍旧是西域本省农业经济的支柱产业。

  别以为大批的移民涌入西域,就能对这地方造成质的改变。那些涌入来的移民,在扎根落脚之初也确实老实本分的种了几年地。

  西域土地广袤,想要种地,自己随便开垦去。

  但这些移民在有了初步的粮食用以果腹之后,脑筋便无一不转向畜牧业。

  他们与赶着牛羊马群在草原上游牧的土著不同,更多是定居圈养。

  尤其在青贮技术,还有苜蓿种植,在西域开来后。

  对于移民们而言,当基本的食物保障有了之后,他们转而追求的就只能是金钱财富了。而畜牧和耕种哪一类来钱更快?就眼下的时代,就此时的西域而言,那是不言而已的。

  在如今这个时代,没有冷冻储存技术,水果pass;没有火车汽车等运输工具,粮食要它何用?棉花种植谁人来采?

  也唯独是牛羊马了。后者想要省事省力,可以直接买给官府。而牛羊两种,首先皮角就是收益。肉质用来风干烤干,都是官府要收购的。更不要说羊毛羊绒!

  尤其是羊绒,它的经济价值相当的大,大到足以让人不远千里的来到西域,把它运回中原。

  所以,那些个移民几乎都是自发性的养起了羊,先养羊,再养牛马。西域这地方离不了马,移民们也不能用自己的怨念改变这儿的地理环境和气候环境不是?他们只能入乡随俗,学着养马,学着骑马赶车。

  这般情形下的西域,按照道理根本是不会缺牛羊鲜肉的。倒是新鲜的河鲜是很缺乏。

  “这话休要向外说。免的让人抓到把柄,扣一顶知情不报的帽子。”虽然赵似并没有在城市监管部门任职,但真到了提拔的节骨眼上,被人在这事儿上扣来一顶帽子,也是不美。

  大赵氏自然听从。这个年代的女人就是有这样的特点,大部分女人都是对丈夫唯命是从。尤其是离开了原先的处境后,大赵氏在西域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当中,心神都是提到嗓子眼的。整个人可以依赖的只有她的丈夫,与赵氏同僚后宅的交往过程中,也是以‘安静’为重。与当年相比直若换了一个人。

  就在乌石城内发起这段对话的时候,几千里外的养吉干城外。大群大群的土著百姓,被一支支骑兵驱赶到了养吉干城左近。

  去岁,占克舎的决定让无数‘克普恰克人’感到愤怒,让百十名奔走于东钦察的羊倌儿们感到愤怒。当风雪和寒冬有所消褪,且还没有等到春风真的吹来,一支支联合起来的科普恰克骑兵就已经将占克舎的领地给彻底横扫。

  占克舎也不是坐着等死的咸鱼,没有安保司的暗中通讯,他也有所警觉,早早的把忠诚于自己的丁壮和小贵族聚集到了养吉干。

  而依旧还停留在城外的力量,不是情况有所不稳,就是主动与占克舎拉远了距离者。后者面对着杀气腾腾奔开的其他部落骑兵,甚至还会主动欢迎。

  整个东钦察,除了奈曼人,再没有谁是占克舎的盟友了。而巴鲁克的城池在遥远的金山,距离养吉干足足两三千里远。

  不过在这个时候动兵,‘克普恰克’骑兵也同样不好受。尤其是押送占克舎治下牧民的克普恰克人,也一个个都是风尘仆仆,疲倦异常。

  马利克就是其中之一。

  他事实上并不认为这场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是正确的。就像那些十字架,所谓的上帝也没有在他们遭受苦难的时候,对他们有半点的帮助。

  当初,齐军的马蹄踏遍东钦察草原左右翼,无数人丢掉了自己的性命,无数人丢掉了自己的尊严,那上帝也不是依旧没见吗?

  是的。上帝只拯救能够自救的人。可我既然已经能够自救了,我还要你个‘上帝’做毛?

  可是,他的意志只代表着他本人,他所在部族头人的意志才能代表整个部族。

  哪怕马利克部本属于钦察人中的一支,而占克舎,那自然也是钦察人。整个克普恰克汗国就是钦察人在基马克人的草原帝国落败之后,而重新建立起的一个强大游牧国度么。

  马利克是一个强壮勇敢的青年,所以他成为了他们头人的亲卫中的一员,在这次“大”后,他的身份变成了东克普恰克汗国第一万人队第三千人队中的一名百户。

  是的,克普恰克人的脑子还没糊涂透顶,他们还知道陆齐会对他们发起反扑。而凭靠着草原各部那松散的组织关系,他们的军队是根本抵挡不住中国人的。那么,组织起一支庞大的‘正规军’就成了他们必须的选择。

  而这‘第一万人队’就是东克普恰克大军之中精锐里的精锐。

  派出精锐去执行押解任务,这是为了防备意外诞生。

  因为被押送的这些牧民都是男丁健妇,没有老弱病残,且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一非常残酷,非常让人绝望的事情。必须有一支精锐力量压阵,才能叫人放下心来。

  当然,在此之前这些男丁健妇们且还是不知道因有的。

  “可怜的家伙,他们为什么不逃走呢?”就算是被警哨用弯刀砍下头颅,就算是被马蹄踏破了身躯,也比死在养吉干城下来得好不是么?

  只是,这种怜悯马利克不能有半点表露出来。不然,他也会变成下面那些青壮中的一员的。

  在刀枪弓箭的胁迫下,被迫抓起装满土砂的袋子,冲向养吉干城。

  想要打破这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城池,必须先填平城外的那些沟壕。那是一条条没有水的护城河。

  “五次,只要五次。只要你能五次背负土袋填入城前的沟壕之中,你就能赎清自己身上的罪孽。”

  一个穿着黑色神袍,手中握着一根银十字架的教士,大声的对着被驱赶到城下的青壮们诉说着。“我可怜的孩子,愿你们赎清身上的罪孽,愿你们重归天父的怀抱。”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