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八百零一章 不当为人


        推荐: 军事小说网 amphonesinh.com
  一切就像许贯忠猜测的一样。当阿骨打看到打着御前司旗号的两支齐军铁骑出现在自己两翼的时候,他就知道最理想的那种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了。

  汉儿不是随他把玩的人偶泥塑,怎可能眼睁睁看着金军翻云覆雨而无动于衷?

  完颜娄室咳嗽了一声,手中丝帕上已经沾染了殷红,可他并不在乎。与眼下的战事相比,他的生死又算个甚?

  “陛下,大金国运今已危在旦夕。此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举,方可破局!”

  因为辽河之败伤势更重的完颜娄室在苏醒过来后就立刻与粘没喝进行了一场密谈。稍后粘没喝就亲自护送着完颜娄室来见阿骨打。

  其人第一句话便是如此,第二句话就是献了今日之策。

  阿骨打乃一代英主,统治辽东后看似施政颇有些仁慈,然他的眼睛里哪里会真的有人情道义呢?

  当女真政权已然来到生死边缘,当完颜氏的辉煌即将不复存在时,阿骨打毫不犹豫的抛弃了虚套的伪装,仁慈的面具,一切以女真以完颜氏的利益第一。

  完颜娄室的毒计被他大笑着采纳了,根本不费任何的口舌。而完颜娄室也渴望着自己的计策能够助女真一举翻盘。不是说覆灭陆齐,而是赢得一场战略决战,为女真从容后撤混同江赢得足够的时间。

  所谓之“从容”,便是给足女真人时间,让他们可以将自己所有想要搬走挪走的物件全部迁移过去。

  依照阿骨打的盘算,他的计划若是得到尽数施展,对于辽东大地则将是一场噩梦也。

  所有的城池、村镇百姓尽数迁走,所有的粮食、牲畜等等全都拿走,烧光城市,烧光村镇,让从锦州抵到黄龙府的这千里之遥间,变成一片荒无人烟之地。

  不只是阿骨打一个人觉得此计划若是可完成,则女真高枕无忧也。整个女真高层都这般认为。

  上千里的空白无人区,地势陌生,地形全无了解。陆齐再是实力强大,难不成还能发兵十万众,长驱黄龙府么?这千里无人区会成为其后勤辎重转运的噩梦的。

  而一切都看眼下的这场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了。

  汉儿的应对并不出乎阿骨打他们的预计。这个计划被确定实施之后,他们就已经在地图上推演了一次又一次。其内可能发生的敌我变化,他们端的比许贯忠更是了解。

  对比齐军舍弃了几门火炮之后,全军掉头就走,眼下汉儿的应对之策虽然有点棘手,却也在他们的推演范畴之内。

  阿骨打根本不需要发号施令,粘没喝已经叫人举起了令旗。就如预想中的一样,齐军不费力气就击败了看护压阵的金军步骑,然后两翼的御前司铁骑也击溃了金军后阵的看守兵力,但是逃溃出来的辽阳百姓却似乎并没有预计中多。

  “跑啊,快逃……”

  数万青壮发起疯来,御前司铁骑也不敢挡其锋芒,远远的打马避开。

  女真人且使弓箭胡乱抛射,一蓬蓬箭矢落下,无数鲜血挥洒。那些没有半点遮护的平民百姓,在箭矢之下死伤无数。哪怕是一支杀伤力最差的轻箭,都能直插入他们身躯内里。

  就像昔日里赵宋官军剿灭一支支农民起义一样,面对这样的‘敌人’,只需要一通箭弩射去,便可吊打一切悍勇。

  至少三万人的青壮,这些人是辽阳百姓中的青壮力量,此刻就发疯一样向着远处逃去。而剃除了这些人后,女真人手中的老弱妇孺便就是砧板上鱼肉,将任由金军宰割。

  “杀啊……”

  二太子斡不离与四太子金兀术高声呼喊着,上万金军步甲突出女真阵列,由斡离不率领,金兀术则引上万人紧随其后,两翼各有一只女真骑兵,而在女真步骑中间,上万衣衫杂乱的辽阳府百姓,扶老携幼的被金军驱赶着来!

  “直娘贼!鞑子忒不是好汉子,自己不敢冲杀,尽驱些妇孺百姓前来送死,竟还掠了他们自家境内的百姓上阵……,干他娘的阿骨打,一干人物尽是没了卵子的腌臜畜生!”

  王贵就听得身边鲍旭在破口大骂,睁眼一看,那适才念叨的清心谱庵咒,且都不能叫他再是冷静。

  他随着齐军征战南北,也历经过不少战阵,了如此恶臭的法子,且是第一次看到。先前那些向着齐军正面冲来的妇孺老弱们就已经在战阵厮杀中殃及了许多。现在女真人更是使步骑军裹挟着无数百姓冲来,不当为人,不当为人!

  王贵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了,嗓音因为愤怒都变得沙哑,“尽是畜生,老子要杀尽女真,杀尽女真!”

  “对。杀尽女真,都是一群没人性的畜生,杀光杀尽了他们!”鲍旭举着铁剑狂呼。当初他也杀过不少无辜之人,绿林人都说枯树山上冤魂缠绕,故而方才凄凉。实则尽是放臭屁,枯树山本就是个烂地方。而他鲍旭虽是生平只爱杀人,却最爱杀有来头的,寻常小兵小民他且懒得去杀。之所以颇有恶名,那张丑脸占了至少一半因由。狰狞鬼脸如锅底,双睛叠暴露狼唇。故而才有丧门神的绰号。

  他又非真的无有半点人性感情的人,眼看着数万百姓先后被殃及,且还多是老弱妇孺,更重要的是,施恶的是女真外族,受害的却多是辽东汉儿,这本身就让齐军很愤怒,就也更加放大了鲍旭心中的怒焰。

  被驱赶出来的平民百姓越来越多,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就看见这些人被金军兵将用刀枪弓箭威逼着缓缓向前,离齐军的前沿还有三四百米的时候,其后方和两侧忽的响起了惨叫声,却是女真人在挥刀杀人,金兵已经在用死亡威逼着他们冲向齐军正面。

  林冲自然不能再派遣骑兵击溃其两侧的女真马军,那样的话,内中的妇孺老弱会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淹向两翼。如此打出去的牌便就无法收回,正面齐军的战力就只能更弱了。

  现下林冲已经分出去了三万六千骑,一万六千御前司铁骑,加上卢俊义的健锐军和花荣的鹰扬军,正面就只剩林冲亲率的选锋军和岳飞本部,兵力只剩下两万有余,可不能再分散了。

  死亡威逼着,老弱妇孺也能奔跑来,两边越来越近了。

  王贵肉眼还看不到对面人的表情,可他能形象得到那一张张痛苦且充满绝望的面孔,这些人几乎都是汉人百姓的打扮。内里肯定有渤海人和契丹人,但如何能细分的出。头发花白的老者,柔弱的妇人和稚龄儿童……

  现在已经是两军对垒的关键时刻。

  除了大规模的交兵,两边的布置已经都很明白的摆在面儿上了。女真对于如何驱使这些百姓做肉盾是甚有心得,而陆齐虽然没有太过注重解救这些百姓,但他们的所作所为却使得实力本来雄浑的齐军,被迫分割成了三部分。

  现下正面的齐军就只剩下两万出头,女真人已经达成了目的,前军裹挟着近万百姓大步冲来。

  岳飞军足有上万步甲,个个身披重甲,结阵而战,不说还有震道:“不如此又如何?不把他们射杀了,咱们如何能抵得住金军进攻?一旦兵败,这辽东的汉儿兀的还要受这些畜生糟蹋……”

  “都督有令:贼子驱妇孺至阵前百步,万箭齐发!”

  传令官的喊叫声伴随着阵阵马蹄声响彻了步军战阵,这是林冲的命令,虽然残酷不近人情,却是唯一可行之法。而且他只下令放箭,而没有叫开炮,这已经是他尽的一份儿心意了。

  在这一刻,不知道多少齐军将士握紧了手中的兵器,紧紧咬着的牙齿尝出血的腥味儿来。

  被驱赶上战场的妇孺老弱们离齐军的军阵越来越近,他们背后的刀枪、箭矢也愈加疯狂的杀戮起来,惨叫声、哭喊声、哀求声、咒骂声、呼救声合在了一起,顺着风儿传入万多齐军将士们的耳中,仿佛一阵阵来自地狱的魔音。

  “放箭——”王贵一声大吼。用尽全身力气的叫吼。

  “绷绷绷……”一片的弓弦震动之声,真就如蜂群在煽动翅膀。

  在王贵的记忆里,这声音几乎就是伴随他长大的,没有遇到陆皇帝前,他习武射箭就已经是日常必须的了。当时的赵宋就推崇弓弩,任何一个志向远大者,在习练武艺的同时,就必然不可能放弃箭术。而遇到了陆皇帝后,他就更是天天弯弓射箭。可是现在他听来却禁不住心头震了一颤。

  这不是他联系时候对着箭靶射去的箭矢,这一支支飞起的箭雨就是一支支死亡之箭,毫无甲衣防备的妇孺就是再轻的轻箭也可以轻易夺走她们的小命。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