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血战甲午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六百零八章 余莲花和米娅

[字数:3056 更新时间:2019/7/16 7:01:00]




  余莲花用左手抓住病床的围栏,使尽了吃奶的气力才让自己的身体微微侧向了右边,目光落到了床头不远处这个活动病房的滑动玻璃门上。玻璃块上映出了一个板寸团头的白人女孩脸庞,消瘦却不失精致,熟悉而陌生。

  余莲花举起枯瘦如柴的左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手上传来的短发微刺的触感和对面反光玻璃上白人女孩的同步动作,让她意识到镜面里那个有着浅棕色发茬琥珀色瞳仁的女孩就是自己。

  余莲花,好吧,也许我们应该用另一个大家更为熟悉的一个名字米娅来称呼她。只见她双眉紧锁,胸腔剧烈地起伏着,似乎想靠吸入大量的氧气来平复自己激动的情绪。

  当米娅想起自己本体的身份,或者说余莲花的脑子里突然涌入大量关于米娅的记忆时,那种因为思绪混乱而带来的痛苦远比她感知自己身体右侧全瘫时要多很多。

  每每当各种第一视角的杀戮画面在脑海中闪过时,这个前公司文员的情绪都会滑向崩溃,田布滋不得不用镇静剂把她从崩溃的边缘拉回来。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门被人拉开了,一个男人用英文说道。

  “还能怎么样,老样子呗,一醒来脑子就有两个婊丶子在打架。”病床上的女孩用一种不羁的口吻说道。

  “经过我的努力,那个该死的神经外科医生终于答应让你到外边去晒晒太阳了,恩,尽管只有半个小时,不过这也总比一直躺床上要好一些。”约翰说着从身后拽来了一个轮椅。

  “谢谢,对不起,我不应该说粗话的。”猝不及防之间病床上的女孩就换了一种怯生生的口吻用中文说道。

  “来吧,昨道。

  “烟?可是,医生说......”约翰有点为难的说道。

  “让他见鬼去吧,给我一根该死的‘好彩’烟!”女孩转过头望着约翰,琥珀色的瞳仁里闪着一种顽皮光芒。

  “oh,**!米娅,让那个杀手医生看到我给你点烟,他会杀了我的!”约翰说道。

  “哦,杀手医生?你说的是我吗?”田布滋说着就轻飘飘地走了过来。

  “我们来这儿已经有几个月了,我估计很难在基地里找到‘好彩’烟了,希望你习惯哈瓦那雪茄的味道。”田布滋说着把自己叼在嘴里的那半截雪茄塞到米娅的嘴里。

  “呼,我爱死烟草的味道了,好了,现在你们可以朝着我的脑袋开枪了。”米娅逼着双眼吐着烟圈说道。

  “嗨,你这个笑话很冷,知道吗?我飞了上万英里来到这儿可不是为了在你的脑门上开一个血洞的。”约翰说道。

  “呼,我就是想给脑子里那个总爱哭哭啼啼的婊丶子来个痛快!该死,我讨厌和那个捏死一只蚂蚁都能感慨半着说着情绪就激动了起来。

  “嘿,冷静点,宝贝!你要试着和她和平共处。”田布滋安慰道。

  “然后呢,我们俩就挤在这副驱壳里慢慢腐烂吗?”米娅说道,原本身体半瘫已经够打击人的了,最尼玛疯狂的是就连这样残破的身躯也并不全属于自己。

  “嘿,听我说,我们会有办法的,会有办法的。”约翰安慰道。

  “办法?你们想干什么?又要把我塞到置换舱去吗?休想!我不要成为你们杀戮的工具!我不要!”轮椅上的女孩突然就用中文大声地叫道。

  “**!又来了,医生,我们怎么办?”看到余莲花又占据了躯体的控制权约翰无奈地说道。

  当约翰说到会有办法时,穹顶光幕中每每当自己濒死时就被人塞进置换舱重新更换一具克隆人躯体的场景就又在余莲花的眼前闪过了。

  更换了新的躯体后,米娅就会完全控制躯体,再也想不起作为余莲花的过往,前公司文员能让米娅有别于穹顶光幕中那些复读机式的克隆人,她认同自己是华夏人,她有感情有性格,但却成了另一个和余莲花毫不相干的人。

  “冷静,余小姐,这里是十九世纪末的南非,这里没有置换舱。”田布滋试图安抚想要扭动这身体从轮椅上跳起来的余莲花。

  “田医生,老吕让你到指挥部开会,英国人有新动作了。”矮个子江源走过来对田布滋说道。

  胸前吊挂着一把掉漆ak-47的江源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那个正在轮椅上挣扎的克隆人,他在穹顶光幕叙利亚场景里见过太多太多克隆人了,有登陆时长不足几小时的炮灰,有精于巷战的老虎部队,还有隶属毛子的各种精锐,但是却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嚷嚷着不要成为杀戮工具的克隆人。

  被困在南非的荒野上,前边有约翰牛的数万大军,后边有瞻前顾后的布尔人,这已经够让人蛋疼的了,现在这是要再给咱整一些“热爱和平”的克隆人吗,这谁特么受得了啊?

  “怎么回事,英国人要干嘛?”田布滋走进指挥部的帐篷后看到吕向阳正在地图上作业。

  “刚收到消息,英国人在这个位置部署了一支骑兵部队。”吕向阳头都没抬一直在地图上画着。

  “这里吗?不妙啊,布尔人上个月刚后撤了防线,这下我们的右翼就要全暴露出来了呀!”田布滋看了一下地图说道。

  “你有把握说服布尔人重新在这一地区布防吗?”吕向阳问田布滋。

  “呃,布尔人那边情况很复杂,这个我可说不准。”田布滋面露难色。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