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钢铁鲜血烈焰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472章 寻找奴儿干都司

[字数:4154 更新时间:2018/9/30 9:33:00]




  当超级大忽悠哈巴罗夫成功地把索尼、索额图父子拖下水,沙俄殖民者的触角在残清宁古塔政权全面扩张之时,在更北、更东的地方,也就是黑龙江入海口,一支规模较小的光复军船队正在缓缓停靠之中。(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终于到了!”

  “就是这地儿!”

  “停稳了,这鬼地方风大浪高!”

  “这鬼地方怕是一年能冻半年吧!”

  “俺们的老祖宗当年来这地儿真他奶奶的不容易!”

  葛二五听着士兵们的对话,心中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话说他这辈子没有啥追求,只希望在史书上能留下名字,现在他基本可以确定,将来的史书上肯定会在“重开奴儿干都司”一事上写下他的尊姓大名,这就是长脸啊!

  而葛二五的副手,一向以乌鸦嘴著称的葛八六则阴沉着脸来了一句:“别太激动,俺们只是到了黑龙江口,什么奴儿干都司的旧址还没有找到是不是?万一这地方废弃的时间太长了,能烂的东西都烂光了的话……”

  “行行行,好好好,别说了。”葛二五是怕了葛八六的乌鸦嘴,他总感觉这货有某话本上的张真人的“因果律”能力,啥好事让葛八六一说都要歇菜,啥坏事让葛八六一说就会发生,按照上头的说法,奴儿干都司虽然废弃了许多年,但应该还剩下个破寺庙,外加几块石碑什么的,而如果按照葛八六的说法,这些东西肯定全部玩蛋了。

  “奴儿干都司……黑龙江入海口附近……成祖年间,宦官亦失哈在巡视奴儿干都司所辖地区时,建立了一座供奉观世音菩萨的佛寺,即永宁寺,并立永宁寺碑……”葛二五回忆着这些内容,然后想想这寺院已经有两百多年历史了,如果修缮不善,确实可能烂光了,不过没事儿,就算找不到奴儿干都司和永宁寺的旧址又怎么样,大不了再修一个就是,而且比原来的更大,更好!

  短暂休整之后,葛二五让华大鱼、孙四羊各带一队人开始搜寻。从理论上说,这地方就算有“鞑子”,也不是参与过建州叛乱的那一拨子,山高皇帝远倒是没啥仇怨,然而这两支“搜索队”都是有头盔、胸甲和火铳的,原因无他,安全第一。

  一艘热气飞艇在船上冉冉升起,这地方果然风大,否则也不至于不先用飞艇搜寻,而在飞艇监视周边的第一个时辰过后,从西边飞起一枚红色烟花信号弹,果然有东西!

  ————分割线————

  俘虏一个人和俘虏一整个村子,哪个难度高?或许有人根据人数来判断是前者,但真正的答案往往是后者。

  而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依然是人的本性。

  人是群居动物,有本能的从众心理,在遇到危险而不知所措的时候,倾向于“和大家在一起就好了”,甚至出现“就是死,也要和大家一起死”的想法。这种情况在古代尤其普遍,毕竟在生产力较低,毒蛇猛兽漫山遍野都是的情况下,就算一个人逃走了,又能活多久?

  那些敢于一个人逃跑的家伙,就算不是“强者”,至少也是把自己的命看的比一大群人的命还重的那种人,而在一个渔猎为主,基本上还处于原始社会的村落,就算是村长、头人都不到这个级别。

  于是乎,当土著村民发现“一群装备精良的海寇气势汹汹地杀过来”的时候,第一反应显然跑回去躲避。别小看这寒冷地区的村落,为了抵御严寒,建筑的墙壁可比温暖地区厚实的多,而为了抵御猛兽和贼寇,村落外有土石木三合一的围墙,没那么容易攻破,再加上这村子确实没有啥油水可言,海寇们发现得不偿失,也就该撤了。

  然而这过去的常识,迅速被新生的事物打的粉碎,土著村民们很快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海寇,而是正儿八经的军队,盔甲鲜亮,火铳轰鸣,虽然现在是示威,不是对着村子里面打,那也吓死人啊。

  比迫在眉睫的军队更可怕的还有天边飞着的“怪鸟”,圆圆胖胖的像条大鱼,一直随着风晃悠却不飞走,更不用说还有诡异的红色火光升起,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诡异。长期生活在饥饿与苦寒的双重折磨之下,从而对各种鬼神之说特别虔诚的村民们,纷纷开始各种祈祷。这个“各种”是字面上的意思,毕竟这地方的信仰太杂乱了。

  萨满教式的原始多神信仰,喇嘛教式的变种佛教信仰,还有当初因为永宁寺的建立而传播开来的一点点大乘佛教观音菩萨崇拜……这么多的信仰出现在总人口不足四百人的村落里,居然能够并行不悖,这倒不是说这地方有什么“宗教宽容”、“兼容并蓄”的高大上思想,而纯粹是生活真他奶奶的困难了,见个神仙就拜,反正显灵了有得赚,不显灵倒也不亏。

  然而无论土著村民怎么向哪尊神仙祈祷,都没有任何奇迹发生,围墙外的军队不但没有撤走,还有更多的船怪前来支援,之所以是“船怪”,而非简简单单的船,那是因为谁见过船喷黑烟吐白雾还呜呜地叫的?

  村长……或者说头人已经做好了鱼死网未破的觉悟,看在这地方穷的鸟不拉屎的份儿上,可怕的官军怕是来抓壮丁的,到时候估计全被拉去填坑,一个都活不下来。当城外的军队把炮都架起来的时候,这种“必死无疑”的思想到达了顶峰,而当大炮轰鸣,可怖的“炮弹”打进来的时候,村内那一一大片的呜咽声。但这一切在“炮弹”一下子散开的时候,一切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光复军有那种撒传单用的“专用炮弹”,杀伤力很低,里面基本上装啥都行,而这一次里面装的是种种铁皮器具,小碗、小杯、勺子什么的,放在南直隶那是量产的便宜货色,但在缺乏冶炼技术,贸易又不方便的塞外苦寒之地,那可是珍惜货色。

  围墙内的呜咽声一下子低了下去,许多人窃窃私语想去拿“值钱的货色”,而村里说话算数的老家伙们则是一阵责骂,大体意思无非是谁拿了官军的东西,就得给官军干苦力到死,云云。

  由于老家伙们平时也算是村子的主心骨,说的话多少有点威慑力,但这种威慑力很快随着第二轮“炮击”烟消云散。那炮弹一落地散开,就散发出一股浓郁的香味,是吃的,确实是吃的!

  那些食物……说白了就是在南直隶量产的压缩饼,而且是快要过期的,至于香味,无非是因为装弹前在火上烤了烤。人对淀粉、蛋白质、脂肪混合加热产生的焦香味儿的爱好是本能的,难以被阻挡的,很快就有要嘴不要命的村民去把压缩饼抓来吃,而且,吃的非常带劲!

  老家伙们或许没听过“吃别人的嘴软,拿别人的手短”这句话,但类似的道理还是懂的,这是收买,**裸的收买,偏偏他们还没有办法的收买!很快第三轮“炮击”到了,这回是烧刀子酒,用铁皮罐子装的满满的烧刀子酒!现在围墙内的舆论迅速变成了“不就是给官军当苦力么,待遇这么好的苦力哪里报名?”,于是乎后来村门大开,光复军长驱直入也不存在什么疑问了。

  在大批士兵“杀”入,占领村落的那一刻,老家伙们普遍以为又是一场腥风血雨,然而担心中的“赚开大门屠村”并没有发生,也不会发生,因为光复军甚至专门演示了一下炮击的真实威力,围墙根本就挡不住!

  依附强者是乱世中弱者的生存法则,如果这强者还是富者那就真的完美了,这个小据点终于完全落入光复军之手,而下面的主要问题居然是……语言?

  后世的人很难想象在交通闭塞的情况下,语言会发生多么诡异的分化,看看那些文字上统一的大语种包含多少种方言就知道,如果是连文字都没有的原始小语种,那语法、语音、语意会别扭到什么程度,华大鱼和孙四羊花了很大的功夫,最终发现解决问题的办法居然是——直接教他们学汉话就是了!

  当有几个语言细胞足够发达的土著村民坑坑巴巴地说出几个发音严重不标准的汉字,外加看到石碑的图画就指着西边的时候,奴儿干都司的遗迹寻找总算有了眉目。而当有土著村民主动带路去寻找的时候,重新发现这废弃多年的老据点所在地便进入倒计时,在第二天,他们终于找到了石碑,至于寺庙本身,早已惨不忍睹、面目全非。

  在光复军的旗帜插上永宁寺废墟的那一刻,奴儿干都司的新生开始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