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一个人的甲午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九十章 暗流如雾(三)

[字数:8973 更新时间:2013-11-11 2:50:00]




  </a>

  第九十四章爆发(三)

  光绪二十六年三月下旬,由于清国驻防朝鲜的第五师和第三旅主动撤离,日军由第五师团、第七师团和第十一师团组成的朝鲜军迅速推进,相继占领平壤、定州和安州后,其主力兵分两路渐次向鸭绿江边集结,至此朝鲜大部已基本落入日军掌握之中

  随着朝鲜局势的转瞬而下,鸭绿江一线顿时阴云密布,一场大战已经迫在眉睫。爱书者小说网 www.ishuzhe.comWwW.CaiHonGWeNXue.CoM

  而此时的京城,正是草长莺飞的大好时节,满大街都是吵嚷热闹的景象。丰泽园的银丝卷,东来顺的奶油炸糕,合义斋的大灌肠,同和居的烤馒头,扑鼻的香味和伙计扯着嗓门的吆喝混杂在一起,引得来往的人群少不得要停留一番。茶楼酒肆照旧也是坐满了人,看戏听曲斗蛐蛐,一碗大碗茶悠悠然坐到太阳下山,浑然一派*光无限好人间四月天,和朝鲜正在发生的战事毫无关系的样子。

  其实对于朝鲜的战事,京城内外市井民间倒也并无非无知无觉。起初日本向大清宣战的那会儿,满北京城大街小巷也都是齐了心的一片喊打的声音,不为别的,甲午那年小鬼子就跟大清打得死去活来,差点没从大清身上咬下一块肉,现如今缓过了劲又杀上门来,大清再不济也不能由着一个弹丸之地的日本这么欺负不是?

  等到朝廷向日本宣战后,最初心头的那股子新鲜热闹劲儿一过去,大家伙也就安稳下来。打仗自然是朝廷的事情,朝廷已经宣了战,有皇上英明文武齐心,打小鬼子还不是手到擒来?大家伙不过是小老百姓,清早喝一碗豆汁,晚上温一壶热酒,该干嘛干嘛,这日子多少年不就是这样过来的?

  至于中日之间国力的强弱差距,双方军队的优劣短长,这次战事对两个国家的国势气运会有多么深远的影响,东亚局势因为这场战事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绝大多数人压根就是懵懵懂懂一无所知,当然也更加不会明白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事,已经深深的把整个国家卷入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

  “叔峤,快快坐下…………”京城留香居二楼靠窗的雅间里面,康有为一把抓住刚刚进来的杨锐沉声问道,“京城里都在传言大清在朝鲜吃了败仗,朝鲜那边的战事究竟如何?你现在在军机章京上行走,可有确实的消息?”

  杨锐苦笑了一下,拿过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重重掷在桌上。

  “十天前平壤失陷,大清驻防朝鲜的第五师和第三旅已经退守鸭绿江一线重新布防,目前日军已相继占领定州安州,其主力正向鸭绿江集结,朝鲜已经尽陷于日本之手”

  “什么?”康有为和坐在一旁的刘光第大惊失色,腾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叔峤,这消息可当真?据我所知,我大清驻防朝鲜的军队装备精良,是由当年甲午一战的第三镇编练而成,也算是经过大战历练出来的,怎么可能一触即溃,半个月时间就把朝鲜拱手送给日本人?”

  刘光第目视杨锐,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的神情。

  杨锐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千真万确,这是我昨日晚间在军机上入值时亲眼看到的军报,军报上面还说,目前日军在朝鲜的兵力已经超过了三个师团,正大举向鸭绿江集结,而据我所知,我大清驻防鸭绿江一线的兵力只有从朝鲜退回来的第五师和第三旅,外加十九师不足一个旅的兵力,兵力悬殊,能否守得住鸭绿江尚在两可之间啊”

  屋子里顿时死一般的沉寂,就像是有千钧重压让人喘不过气来。

  眼前这三人,都算得上是清流当中引领风气之先的领军人物,当年鼓吹维新变法皇上亲政,继而创办强学会、时务报,激扬文字针砭时事,以犀利笔锋横扫千军之势在朝野内外声望鹊起。然而此刻纵然是他们也万万没有想到,甲午过后大清效法西洋励精图治,正是国家蒸蒸日上之时,怎么竟然在日本面前又是一败涂地?

  “大清危矣”康有为勃然变色,一掌击在桌上怒声说道,“朝鲜乃大清藩国,半月不到就拱手送给日本人,如今鸭绿江防线又是敌众我寡之势,倘若鸭绿江防线再失陷,日本挥军而来,我大清岂不是又要落入生死存亡的境地?康某不甘,这当朝衮衮诸公究竟在干什么?我大清新政富国强兵又强在何处?难道要眼睁睁看着我大清重蹈甲午之覆辙…………………”

  “大清新政推行数年,原本我等都以为定当一扫颓废羸弱之旧貌,国家振兴,令外人不敢轻侮,可今日一见竟然还是不堪一击,南海,叔峤,你们说说,这是为何?这到底是为何啊?”刘光第扶案四顾,难掩悲愤之色。

  “康某不才早就有言,大清新政当以变法维新为根本,变法,就是仿效西洋各国变革国家体制,可观我大清新政数年,变事者多,变法者寥寥无论购兵舰、建新军、办实业、通商路,所做者皆是枝节而非根本。法者,事之纲也,事者,法之目也,纲举而后才能目张,无有制度之革新,何谈国家之富强?”

  言辞激烈处,康有为仰面长叹,满脸郁郁之色。“可惜康某人微言轻,虽有满腹报国之志不能上达天听,徒之奈何?”

  话音刚落,却听到门外一声轻笑。“谁说不能上达天听?南海兄,皇上可是时时都记挂着你啊”

  众人抬眼望去,门帘处一翩翩书生负手而立,含笑望着屋内,不是别人,正是如今随伺在皇上身边虽无军机之名却有军机之实的谭嗣同。

  “谭复生”刘光第微微一怔,随即抢步上前一把抓住谭嗣同的手腕说道,“复生你来得正好,如今你身居朝廷中枢,这前线局势究竟如何,是不是整个朝鲜都尽落倭寇之手,鸭绿江还守得住守不住?今**务必细细给我们分说一番。”

  谭嗣同只是淡淡一笑,抬手示意大家入座,“刚刚裴邨兄问我朝鲜的局势,其实不用我多说,想来大家都已知晓,朝鲜确已落入日本之手,我大清驻防朝鲜的军队已经退守鸭绿江一线,据前方军报,现日军正以三个师团的兵力向鸭绿江一带集结,预计至多不过半月,日军就将向鸭绿江发起全面进攻,眼前的局势已然危如累卵……………”

  不待谭嗣同将话说完,康有为已是勃然而起,“既然局势危如累卵,复生身在军机,为何不挺身而出向皇上进言?军机之责,就是匡正得失,所谓君有过,力谏之,国有难,以身担之,甲午之痛犹在昨日,复生怎可眼睁睁看着国事糜烂到如此不堪之境地?”

  康有为的性子向来如此,谭嗣同倒也不在意,只拱手说道,“南海兄,前线形势危急,但国事却并非到了不可收拾之地步。^^刚刚所言朝鲜落入日本之手,其实并非我大清军力不支,而是朝廷施行放弃朝鲜集中兵力于内线和日军作战的战略,换言之,朝鲜失陷不是我大清军队不堪一击。而是奉命主动撤离朝鲜………………”

  此话一出,屋子里众人都是一愣,万万没有想到朝鲜一战的结果居然是如此这番,一时之间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谭嗣同望着众人满脸惊诧的神情,摆了摆手笑说道,“诸位莫这样望着我,我虽然在皇上身边,但于兵事却是门外汉,朝廷为何要如此布置,诸位要问我缘由我可是回答不上来的……………”

  “这么说我大清并没有败?我大清也并非不堪一击?”刘光第又信又疑,搓着手喃喃自语。

  “虽未败,然局势危急万分却绝非妄论,”谭嗣同收起笑容,肃然环顾,目光中竟似从未有过的凝重。

  “如今日军在鸭绿江畔重兵压境,一旦鸭绿江防线不保,整个辽东都将在日军兵锋之下。黄海海面,日本联合舰队正虎视眈眈,意欲一口将我北洋舰队吃到嘴里,还有日本国内,据军情处的消息,至少有5个师团的日军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准备在我大清辽南抑或山东半岛登陆,如此局面,国家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绝非危言耸听……………刚刚南海兄说国家有难以身当之,谭某深以为然,但诸位推窗望之,京城内外歌舞升平,举国上下太平盛世,可有半分同仇敌忾共御外侮之气?不外乎是昏昏然睡梦中而已。可看看日本国,为了与我大清打这一仗,日本举国动员,上至他们的天皇下至黎民百姓,捐钱捐物充实军备,听闻就连歌ji也把钱捐了出来,诸位扪心自问,这是何等样的一个国家,以我大清昏然若梦的现状,举国上下还是一盘散沙,能够打得赢这场国战吗?”

  “复生之言,句句直指我大清之弊根正如复生所言,甲午年我大清如此,今日亦然。www.其实国家昏然酣睡之现状,我等何尝不知,只是没有复生见识的这么透彻,也不知道该如何为国效力。今日复生前来,想必不只是刚刚一番话而已,我等该当如何还请复生教之”杨锐说罢起身便是一揖,眼神中全是一股子热血澎湃。

  谭嗣同赶忙扶起杨锐,望着众人说道,“诸位兄长都是大才,谭某何敢言教之,不过是胸中块垒不吐不快。今时今日之大清,绝不能再重蹈甲午之覆辙,要打赢这场仗,就必定要倾举国之力,值此国家存亡风起云涌之时,谭某窃以为开民智鼓民气无非舆论二字………”

  说着谭嗣同转头望向沉默不语的康有为笑道,“来之前皇上特意叮嘱了几句话让我转告南海兄,皇上说时务报上那些不痛不痒的文章他早就看腻了,他想问问当年振臂高呼变法维新的康有为到哪里去了,难道当真要做一个碌碌无为之人?”

  康有为顿时怔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今日谭嗣同过来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而且转述的还是皇上的话。自从甲午以来,他创立强学会创办时务报,在士子清流中领风潮之先,原本以为皇上乾纲独断后,以自己的才干不说领班军机,至少进入军机是不在话下的。可却不曾想甲午过后,皇上只是不咸不淡的把自己搁置在一旁,让自己负责各省咨议局筹备事宜,言外之意是为将来变法立宪做点准备。

  然而康有为是何等样人,他从皇上推行新政的若干举措就看出,皇上压根就没有成立咨议局的打算,至于变法立宪恐怕眼前更是提都不用提,皇上把这个差事交给自己,显然是不打算重用自己的意思,不仅如此,皇上还大力重用谭嗣同等人,甚至连自己的学生梁启超在江南也是干的风生水起,反而是自己变成了一无所用之人,他本就是高傲之人,如此这番郁郁不得志,心中愁闷难免也有了随波逐流之意。

  但今日谭嗣同忽如其来的一番话,却是让康有为大吃一惊,皇上责怪自己碌碌无为,不正是希望自己有所作为?顿时他只觉得胸口一股气猛地往上冲,一时之间竟然是百感交集说不出话来。

  “皇上知道南海兄你对筹措各省咨议局心有困惑,其实这些事情都是将来立宪的根本,是将来国会的根基,皇上把如此事关国体的事情交给南海兄来做,对你是何其厚望焉………………余下的话,谭嗣同也不多讲了,国家危亡,吾辈岂能坐视?鼓舞民心,举国一心共御外敌,就拜托诸位了”

  说罢,谭嗣同拱手抱拳,目光透过酒楼内外觥筹交错欢声笑语,深深的望向众人。www.syzww.net

  日本广岛临时大本营

  这个时候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阳光明亮海水湛蓝,起伏翠绿的山峦倒映在濑户内海的波光中,处处弥漫着春天的气息。

  而此时此刻的大本营内,气氛却是分外的凝重。

  刚刚从东京赶过来的首相大山岩,手里拿着参谋本部拟定的征清方略,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在他身边,外务大臣青木周藏、陆军大臣桂太郎、陆军参谋长儿玉源太郎、海军大臣山本权兵卫,甚至包括已经退隐幕后的日本陆军长州藩的领军人物山县有朋,一个个也是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应该说日本在朝鲜的战事进行的相对顺利,不到半月,驻朝鲜军就相继占领平壤、定州、安州一线,第五师团兵锋直指鸭绿江,整个朝鲜都已尽入囊中,然而和甲午那年日军攻陷朝鲜,临时大本营内一片欢腾举杯庆祝不同,此时大本营内却没有半点庆祝的气氛。

  “清□□□队就这样放弃了朝鲜?他们耗费如此多的人力物力在朝鲜驻军,和帝国对峙数年,大战一开就撤回国内,把朝鲜拱手送给帝国?”大山岩摇了摇头,眼神里面也不知道是疑惑还是忧虑。

  “综合朝鲜前线传回来的情报,以及帝□□□队并未与清□□□队发生激烈战斗的态势,可以确认清□□□队是主动放弃朝鲜,其驻朝鲜各部目前已退守鸭绿江一线。参谋本部分析,清□□□队所以迅速退守国内,应该是吸取了甲午叶志超部在朝鲜惨败的教训,避免因为战线过长,后勤保障困难,被我帝□□□队切断退路。”儿玉源太郎大步走到地图前面,手指着地图上朝鲜的位置说道。

  此次日本征清方略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就是以驻朝鲜军吸引牵制清□□□队主力,这样不仅可以为日本征清第一军在辽东半岛登陆攻袭旅顺创造条件,同时清□□□队为保障后勤运输,就必须出动北洋舰队护航,这样也就为联合舰队一举歼灭北洋舰队创造了机会,然而清□□□队的迅速回撤,使得整个战场态势变得复杂而严峻起来。

  “驻朝鲜军为什么没有按照征清方略展开行动,战前的部署都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没有尽一切可能将清□□□队牵制在朝鲜?”大山岩勃然大怒,对着儿玉源太郎厉声叱问道。

  大山岩的愤怒并不难理解,此次对清作战的导火索,就是陆军方面以桂太郎、儿玉源太郎等人为首的强硬势力搞出来的,事前并没有报请内阁同意,造成既成事实后才拿出一份参谋本部拟定的征清方略,而海军方面也是蠢蠢欲动,出人意料的和陆军走到了一起。

  可是帝国的现状是什么呢?为了扩军备战,帝国不得不将国民收入的一大半用于军费开支,工业生产由于缺乏资金发展缓慢,国民贫穷,财政枯竭,只能依靠发行国债支撑帝国的运转,倘若不是明治维新以来的殖产兴业奠定下了一定的基础,帝国财政早就崩溃了。可以说帝国几乎是以一种赌博的方式投入到对清国的这场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中,帝国未来百年的国势气运都寄托在了上面,陆军方面却把仗打成这个样子,大山岩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面对大山岩的怒火,儿玉源太郎倒还显得镇定,立正肃然道。“首相阁下,朝鲜战场态势的变化并非作战不利,大战一开,第五师团便置侧翼的掩护于不顾全力突击,希望能够拖住清□□□队,然而清□□□队似乎完全没有作战的打算,从其后收集的情报来看,清□□□队在撤退前,炸毁了矿山,运走了全部的机器设备和后勤物资,就连朝鲜百姓屋里的粮草也被搜刮一空,沿途还破坏了道路桥梁,可以说清□□□队是提前就做好了撤退的准备,根本就不打算和帝国在朝鲜决战”

  “现在的局面帝国虽然拥有了整个朝鲜,可是清国的退缩造成西洋列强都认为是帝国挑起了这场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外交上面相对被动。这还不是主要的,我刚刚得到消息,帝国的国债在国际金融市场的销售并不乐观,如果清□□□队退回鸭绿江固守,北洋舰队又躲在旅顺军港里面不出来,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一旦进入相持局面,帝国应该如何面对?诸位必须要知道一点,这场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帝国是无论如何都拖不起的”外务大臣青木周藏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斩钉截铁的说道。

  室内再次陷入沉寂,大山岩在心里叹了口气,觉得心头一团乱麻。他比谁都明白眼前的局面,以目前清国陆军的势力,鸭绿江之战即有可能是一场艰难甚至是旷日持久的攻坚战,在海军没有击败北洋舰队取得制海权前,帝国又根本无法发动辽东半岛的攻势,而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一旦进入相持,帝国的国力恐怕根本无法支撑。

  正在此时,一直坐在会议桌前沉默不语的山县有朋缓缓站起身来,目视众人说道。

  “战场态势就和棋局一样,双方的排兵布阵从来都是一清二楚。帝国陆军不应该寄希望于清□□□队会按照帝国拟定的作战方略行事。中国兵法有句古话,实则虚之,虚则实之,既然清□□□队把兵力收缩回去,帝□□□队就把驻朝鲜军这支牵制性的兵力变成击向清□□□队的重拳,一举攻破清国鸭绿江防线,逼迫清国向鸭绿江增兵,以此彻底打乱清□□□队的部署,届时我愿担任征清第一军司令官,率领帝国陆军为在辽东半岛与清□□□队决一死战”

  “那么帝国应该何时在辽东半岛登陆?要是北洋舰队躲在旅顺不出来,帝国又该如何?”青木周藏毫不示弱的问道。

  “这是海军的事情,在海军没有取得制海权以前,帝国陆军无法在辽东半岛遂行登陆作战计划。”山县有朋淡淡的一摆手,干脆坚决说道。

  众人的目光顿时都投向了海军大臣山本权兵卫,而此时他一言不发,只是却盯着墙上的地图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战时本营特别会议再次陷入僵局,今日与会的都算得上是日本政坛军界的风云人物,掌控着明治以来日本国家的国势命运,性格魄力都是坚韧非常之人,然而日本国力的局限和战场态势的变化,竟让此刻所有的人都忽然有种有心无力的感觉。

  沉默良久,就听到会议室外传来一阵叫嚷声和呼喊声,似乎在庆贺什么。大山岩皱了皱眉头还没有说话,便看到一个作战参谋兴冲冲的冲进会议室,也顾不得敬礼就大声叫喊道。

  “海军大胜,海军大胜联合舰队在旅顺口外海面击败清国联合舰队,重创清国北洋舰队致远舰、经远舰,击沉镇东舰、镇西舰两艘炮舰……………”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